下载,资讯通,资讯通下载,纸业商务网!提供纸张行业资讯信息、供求商机、技术文章、行业展会、企业黄页等综合信息,纸、纸张、纸业、造纸、废纸、纸浆、铜版纸、新闻纸、反倾销、牛皮纸、纸制品、纸板、纸业网、印刷纸、包装纸、卡纸、特种纸、无碳复写纸、纸浆、瓦楞纸箱、轻涂纸、金东、泉林、晨鸣、切纸机、太阳、打印纸、蜂窝纸板、书写纸、双胶纸、卫生纸、涂布纸、复印纸、原纸、辅料、热敏纸、造纸厂、林浆纸一体化、生活用纸、箱板纸、蜂窝纸板、切纸机、纸加工、卡纸、浆纸、再生纸、卷筒纸、单张纸、漂白、APP、黑液、白卡、漂针浆、漂阔浆、填料、卷烟纸、纸杯、纸餐具、纸机、竹浆、苇浆、辅料、脱墨剂、制浆、工业用纸、电子纸、数字纸张、污染、造纸原料、纸手帕、面巾纸、餐巾纸、税票纸、晒图纸、防腐剂、稳定剂、相纸、热敏纸、防油纸、吸油纸、薄页纸、彩喷纸、防潮纸、玻璃卡纸、招贴纸、制图纸、邮票纸、静电复写纸、皱纹纸、滤纸、防锈纸、造纸化学品、纸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分类 > 行业资讯 > 正文
金光集团云南圈地毁林事件调查报告(上)



  【hc360慧聪网纸业频道】
“绿色和平”日前向新浪发来金光集团APP云南圈地毁林事件调查报告,报告全文如下:

  1 前言

  APP是世界上最大的纸浆和纸张公司之一,但它同时也是亚洲最大的金融梦魇,但凡对APP背景有所了解的公司,都绝不敢染指APP,唯恐被吸入APP的财务黑洞,不得脱身。从大面积非法采伐到财务管理黑洞,种种丑闻总与这一公司紧密相联。在世界上,APP 是最臭名昭著的森林破坏者之一。长期以来,印度尼西亚大片的原始雨林几乎被其毁坏殆尽。直到2004年10月28日,在当地环保组织坚持不懈的努力下,APP才作出暂停砍伐印尼苏门答腊岛的高保护价值森林(HCVF)的决定。

  但是90年代以来,他们已经把砍伐的目标转向中国南部的天然林。从2002年8月开始短短一年时间,金光集团APP在云南南部圈定了2750万亩庞大的林浆纸基地,开始了所谓的“荒山造林”。但是根据统计分析,在其圈定的2750万亩的基地中仅有518.3万亩的宜林荒山,仅占其规划面积的20%。2004年7月和9月,在绿色和平的两次现场调查中,发现其砍伐天然林的事实确实存在。

  在这份报告之中,我们对金光集团APP云南桉树林浆纸一体化基地项目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客观而谨慎的分析,这些问题主要包括:
  ·大面积的采伐天然林,违反《森林法》和“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
  ·大规模的桉树种植会对云南生物多样性带来严重的影响;
  ·林地、林木流转行为不规范,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和林农合法利益受侵害;

  从2002年开始,由于金光集团APP的声誉每况愈下,国际社会已经开始旗帜鲜明地拒绝APP的商业入侵。鉴于其以往恶劣的财务记录和如今的境况,APP在中国的扩张计划似乎有些不可思议,那么这一扩张究竟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这份报告揭露了金光集团APP的国际违法操作惯例及其不惜以生态灾难为代价牟取巨额暴利的真相,绿色和平希望以此警示相关部门金光集团APP在云南可能引发的危机。

  请拯救云南森林,阻止金光集团APP在中国进一步圈地毁林!

  绿色和平中国项目总监
  卢思骋
  2004年11月

  2 APP是谁?

  历史

  APP的起家可以追溯到1984年,当时由Wijaya(维佳佳)家族控制的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在苏门答腊岛廖内省开创了Indah Kia纸业公司。

  10年后,也就是1994年,金光集团建立了APP以巩固其在浆纸业的资产,这其中就包括Indah Kia纸业公司。1995年APP在新加坡组建公司,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2000年,它已经成为亚洲除日本以外最大的纸类产品生产者。1

  从1995年4月在美国存托凭证首次公开发行,并在1997年和1999年连续发行其股票以来,APP已经筹集了10亿美元的资产。除此以外,APP还经常发行债券和企业联合贷款,成为许多投资银行追逐的对象。同时,分析家Salomon smith Barney和 Morgan Stanley Dean Witter对这些投资给予了非常乐观的评价和推荐。2

  虽然金光集团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损失掉了自己的家族银行,但APP仍然保留了强劲实力。事实上,由于印度尼西亚能够保障持续的廉价热带木材供给和公司拥有足够的延期交税特权(其附属公司Indah Kiat在上世纪90年代没有缴纳任何税款,到2001年欠税累计达3.58亿美元)3 ,使得APP很快成为世界上纸浆和纸张成本最低的生产者。4 它在印度尼西亚大肆扩张,并于1996年打入中国。到1999年年末,APP在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已经建立了数十个工厂,其产品也已经销往60多个国家。5

  负债大户

  90年代,APP似乎是亚洲最成功的纸浆和纸张公司。但是好景不长,公司逐渐出现亏损;高额的经营成本,重大的账目错误以及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使得公司的股票价格持续下降。从2000年8月到2001年2月它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存托凭证已经从每股5.02 美元降到0.17美元。6 APP已经走向破产的边缘。

  2001年3月,面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摘牌仅两个月后,APP就开始停止偿还其债务(全球达139亿美元),成为世界新兴市场上最大的债务人。7 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亚的67亿美元债务和中国的72亿美元债务。除此以外,APP在全世界还有着包括银行、出口贷款机构、养老基金以及个人债券等成百上千的债权人。半年后,2001年10月25日,AP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被摘牌。目前正在店头市场8 以“APUUY”这一商标进行交易,在本报告撰写时,其每股股票的价格徘徊在0.04美元。APP的股票目前很不值钱,甚至最大的公众股东所掌握的股票也不过1000美元左右。9

  如此一来,许多债权人自然很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巨额资金在APP不断亏损中蚀亏殆尽。如日本Kanematsu公司,已经将其债务一笔勾销10 ,而更多的公司还是在据理力争,以讨回自己的利益。美国的两个保值基金,Gramercy Advisors 和Oaktree资本管理公司已经采取了法律手段,试图查封APP在印度尼西亚的资产。11 近来,美国进出口银行也和其他一些基金管理者一起对APP12 采取了法律行动,对其在未偿付债务之前就计划在中国扩张业务的行为提起控诉。13 在美国的诸多诉讼中,APP被起诉的理由还包括:错误或虚假的财务报告,以及集团不能公开互惠外汇信贷合同等。与此同时,新加坡警方还对APP开展了一项细致彻底的犯罪调查,结果却至今未能公开。14

  在国际社会一片讨伐声中,APP印度尼西亚的附属PT Lontar纸业公司居然对APP的债权人提起诉讼,最终,纽约最高法庭向PT Lontar纸业公司发放了限制令。Oaktree Capital的副总律师 Melissa Obegi说:“我们必须阻止APP试图通过印度尼西亚法庭逃避共同责任的意图和行为,APP伪善外表下的种种不良行为绝不会对印尼吸引其他必要的投资起到任何帮助。” 15 2004年9月,两个印度尼西亚地方法院分别裁定APP的附属公司Indah Kia和Lontar Papyrus1994年和1995年发行的总共10亿多美元的债券无效,这一行动可能在短期内保护了APP,但是从长期来看,这大大阻碍了未来印度尼西亚全面的外资投入。

  然而争论再次爆发。2004年9月20号Gramercy Advisors 和Oaktree资本管理公司在佛罗里达奥兰多举办的学校、家庭和办公事用品协会的贸易展会上撤销了APP的展台。因为法律技术性问题,APP很难再重新恢复其展示,Gramercy Advisors 和Oaktree资本管理公司的这一行动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债权人对APP的怨恨态度。

  APP与非法砍伐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非法采伐率最高的国家,APP则是其最大的纸浆生产者。一直以来,APP都坚决否认针对它的种种森林犯罪指控,强调“APP使用的所有木材来源都有合法证明。”

  事实恰恰与此相反。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表明APP与非法采伐确实有着直接的牵连。世界自然基金会印度尼西亚森林调查小组已经揭发了下列一些证据充分的非法活动:
  ·世界自然基金会经过慎密的卫星图片分析,证明APP的木材供给商Mapala Rabda在Bukit Batu自然保护区内进行非法采伐;
  ·APP在采伐许可证过期3个月后,仍旧在Mapala Rabda进行非法采伐;
  ·APP购买从Tesso Nilo国家公园非法采伐来的木材。

  总之,APP正以每公顷20立方米的速度吞噬着具有极高商业价值的森林,这在印度尼西亚的法律下是不合法的,APP使用的木材原料,其30%的来源都值得怀疑。世界自然基金会还收集了大量证据表明APP试图为自己在非法采伐中的牵涉进行洗脱和争辩。

  世界开始拒绝APP的产品

  APP在全球的声誉并不佳。首先,他们的投资者不满意。近来,全世界许多国家——英国、德国、日本和美国的许多公司都因为不想因与APP的破坏活动有相牵连而拒绝购买其产品。

  在英国,继非政府组织“地球之友”2002年发表了名为“卧纸藏龙”("Paper Tiger, Hidden Dragons")的报告后,英国已经呈现进口商拒绝购买APP产品的趋势。2003年,最大的意大利绘图纸生产商也接受了绿色和平意大利办公室的请求,停止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纸浆和纸张。

  美国办公家具连锁公司(Office Depot)是世界最大的纸类中转商,同时也是第一个公开声明不再接受APP产品的大型公司。这家公司在反复考虑了APP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非可持续性的采伐后做出如下承诺:“2004年1月19日起,Office Depot不再接受任何来自APP的产品”。

  2004年8月,由于受非政府组织——Robin Hood宣传活动的影响,最大的德国纸类产品批发商麦德龙(Metro)同意停止购买APP的复印纸。 同月,在印度尼西亚召开的亚洲森林合作伙伴会议上,世界自然基金和其他日本非政府组织几经游说,理光公司(Ricoh)和其他一些日本公司也表示他们联合抵制APP产品。理光公司(Ricoh)公司占据了APP向日本出口的5亿美元中的20%。23

  由此看来,阻止APP无止境地毁林造纸还是很有希望的。

  APP的未来

  自从2001年停止履行债务开始,APP就安排PT Lontar纸业公司作为其部分债务的承担人,然而APP却一再推迟公司的全面重组计划,因为这一计划可能会将其印度尼西亚的资产分摊到各个分公司中去。在此报告撰写期间,重组计划仍未实施。24

  中国的情势则完全不同。2003年,APP通过债务等量交换成功的运作了APP中国公司,将APP中国公司99.9%的股份作为债款还给了以前的债务人,留给自己的股份只有0.1%。但是APP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着一定的控制权,而且有一些传闻称,印度尼西亚的Widjaja家族(APP 母公司金光集团的控制者)正在以低价回收APP中国公司的债务。25 更糟糕的是,纽约债权人信息公司起诉APP非法操纵投票过程实现债务等量交换。26

  APP的前景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公司目前有着空前的、数千亿的、几乎永远无法偿还的债务;尚未解决的法律纠纷;还有它在亚洲各国非法采伐造成的环境后遗症(请参照附件)。APP是亚洲最大的金融梦魇,但凡对APP背景有所了解的公司,都绝不敢染指APP,唯恐被吸入APP的财务黑洞,不得脱身。

  尽管通过种种操作,APP在国际上仅在一家银行有着不良的财务记录,中国交通银行还是拒绝向其提供贷款。其他所有中国机构也似乎不敢冒险支持APP,为其在中国扩张的道路上开绿灯。然而APP中国集团仍然计划两年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鉴于其以往恶劣的财务和环境记录,APP的这一扩张计划似乎有些不可思议,那么这一扩张究竟对中国的天然林意味着什么?

  3 在中国的扩张

  背景

  除印度尼西亚,APP的最大投资地区就在中国。APP刚刚成立不久,就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控股公司,即APP中国控股有限公司。90年代,APP倚借在中国国内银行17亿美元贷款迅速扩张发展。

  1999年2月,APP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以其母公司 “金光” 来冠名金光纸业投资公司(中国),并在上海重组。金光纸业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为黄志源,他也是APP中国的执行总裁。虽然不再叫“APP”,但是从各个方面来看还是同一家公司。1999年金光纸业投资公司的成立,标志着APP在中国大肆扩张进程的开始。

  到1999年年底,APP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绵纸生产者,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高质量纸产品和包装纸产品的制造者之一。截至2001年,APP在中国已经建立了5个制造厂,每年复印纸和书写纸的生产量达120万吨;包装纸的生产量达50万吨;绵纸的生产量达10万吨。APP的金东纸业今天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纸业制造厂。

  尽管APP在全球范围内负债累累,而且勉力维持在破产边缘,可是2004年,APP在中国仍然继续保持扩张政策:它在江苏(金东纸业)配置了新的设备,在浙江建立了硬纸板制造厂(宁波APP纸业,APP控股25% ),在海南建立了年产百万吨的大型纸浆厂(下面将详细介绍),租借并计划购买上海新伦纸张厂。这些投资总计31亿美元,其中70%是来自中国银行的贷款。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为APP提供贷款支持时,中国银行却每次都乐此不疲。

  APP债务危机以前,公司在海南、广西和广东经营了5个大型林场,合同面积为1800万亩(100万多公顷),但是实际的造林面积还不足10%。在2001年债务危机最严重的时候,APP在海南的人工林项目被迫暂停,APP在中国的业务面临重组甚至是脱离APP的危机。同年,APP在中国又掀起了一轮扩张行动,在海南、江西、河南、湖南和云南等中国重要的林业大省建立了许多人工林投资项目。APP的策略在中国可以称为“圈地运动”,这表明APP大肆抢夺森林和土地以期在重组后占有尽可能多的资源。

  海南

  APP刚刚在海南建成完成了一个新的大型纸浆厂,名为海南金海纸浆有限公司,将于2004年11月正式启动,年产量达100万吨,相关投资达13亿美元,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纸浆厂。

  1995年,APP就对海南产生了兴趣,建立了金光海南林纸有限公司。1997年,APP又建立了一个合资公司,名为海南金华林业有限公司,其目的是为由省政府批准的350万亩的人工林项目建立林场(约2万公顷),种植足够的桉树以保证纸浆厂的原料供给。

  《财经》杂志在2003年对APP海南项目进行了调查,发现其财务状况令人困扰。1999年,中国国家发展银行贷款11亿人民币给金华林业。不久,2001年APP进入了财政危机,国家发展银行就取消了该贷款,金光海南林纸有限公司的项目也暂时搁浅。应中国政府许多机构的要求,这一项目在还没有偿付已有贷款的情况下于2002年重新启动。金光海南林纸有限公司称,重启项目的新投资来自在中国其他11个工厂的利润。如果他们所说的属实,那么在国家外汇管理部门就肯定能够找到相关的记录和证据,然而我们却没有找到。《财经》的调查表明:2003年金光海南林纸有限公司曾试图从国外转移4亿欧元,但因缺少当地外汇局出具的利润再投资证明而被迫暂停。因此,从财政方面的前景来看,金光海南林纸有限公司的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财经》还发现,APP的人工林面积并没有其公布的那么多。金光海南林纸有限公司曾宣称其人工林林场面积达400万亩,但是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上的记录则是350万亩。另外,许多公司和农户都希望能种植橡胶和其他作物,而且债务危机前金光纸业投资公司70万亩的苗圃长势并不很好,因此海南林业局和金华林业局都建议将人工林面积从350万亩降低到200万亩。现在,许多农户已经不再支持这一项目,他们觉得自己上当受骗, APP占了便宜,是拿他们的个人利益在冒险,并认为自己在天然林再生计划中应该得到一定补偿。事实上,由于人工林的性质是经济林而非生态林,农户们可能根本得不到应有的补偿。

  而且,金光集团APP又一次延续了其在其他国家一贯的做法:实际造林面积低于规划面积。如下图所示,在海南省的人工林项目中,金光集团APP并没有像其所承诺的那样造林,其实际造林面积远远低于其规划面积。

  财务困境和营林不善交织在一起,这意味着海南纸浆厂可能会没有足够的原料保证生产。《财经》杂志引用了1998年上海轻工业设计学院报告中所述的一句话“生产所需的原料需要从海南和其他地区现有的天然林中取得。”而“重新造林”只是为皆伐天然林寻找的借口。事实上,森林破坏已经开始了。《财经》杂志又一次报道了骇人听闻的事实:人们曾亲眼见证50辆卡车的原木从五指山市运出,而2002年以前根本就没有栽过一棵树。在风山林区,有许多天然林遭到了采伐。金华厂的负责人甚至雇用当地的农民砍伐和焚烧森林。此外,2001年到2003年间,金华厂的行为引发了57场森林火灾,破坏森林达3,658亩(200多公顷)。

  种种毁林恶行要归结在海南金海纸浆有限公司的建立。在其运转的第二年,这个年生产量为110万吨的纸浆厂需要250吨的碎木作为原料——是海南现有出口量的12倍。设想最好的情况,如果APP能够将其在海南、广西和广东的人工林扩大一倍,并且将这24万公顷的人工林进行可持续的管理和经营(《财经》杂志报道称APP不能就此给出足够的证据),那么也只能满足海南纸浆厂原料需求的72%。

  这一供给缺口是巨大的,也很有可能会导致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其它地区的森林破坏。事实上APP已经开始从澳大利亚和东南亚进口木材碎屑以满足海南纸浆厂的供给缺口。世界自然基金会在新闻稿中写到:“APP在没有考虑可持续纸浆木材供给来源的情况下,似乎又要建立一个纸浆厂,APP将怎样弥补供给缺口?为满足生产是否有要引入非法采伐的木材?APP是否要再次依赖于皆伐天然林?”

信息来源: 
 
相关信息
·金光集团云南圈地毁林事件调查报告(下)(2004-11-25 09:45:35)
·金光集团APP纸产品“毁林”纯属造谣?(2004-11-25 08:53:56)
·APP涉嫌毁林 浙多家饭店协拒用其产品(2004-11-24 09:04:21)
发表评论
标  题
署  名
联系方式
内  容
确  定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